私立義民高中打工 「大學富豪榜」折射高校信息公開難點痛

找打工-找學校附近打工、飲料店打工、便利商店打工、7-11打工、加油站打工、全家打工、全家便利商店打工、OK打工、校內打工、學校打工、學校實習、打工技巧、打工高薪、課後打工、下課打工、半工半讀、工讀生、服飾業打工、服務業打工、鼎王打工、頂好打工、全聯打工、松青打工、王品打工、老四川打工、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

時薪$300工作-顧問工作、翻譯、中翻英、學生工讀、學生家教、台大家教、英文家教、政大家教、清大家教、交大家教、成大家教、家教班、台北家教、英翻中、文件英翻中、聽打、英文逐字稿、英文字搞

臺灣觀光學院打工找打工-找學校附近打工、飲料店打工、便利商店打工、7-11打工、加油站打工、全家打工、全家便利商店打工、OK打工、校內打工、學校打工、學校實習、打工技巧、打工高薪、課後打工、下課打工、半工半讀、工讀生、服飾業打工、服務業打工、鼎王打工、頂好打工、全聯打工、松青打工、王品打工、老四川打工、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

實習生 雷瑀 本報記者 諸葛亞寒《中國青年報》(2015年09月09日06版)

一份在網路上被瘋轉、被稱為中國高校「富豪榜」的榜單再次引起公眾對高校財務信息公開情況的關注。

其實,這一榜單是在曬76所教育部直屬高校的「錢袋子」:哪家高校富得流油?哪家高校排名墊底?高校貧富差距懸殊引髮網友熱議。有人認為,大學「造富」本身就代表了一種能力,社會需要一份「高校富豪榜」;也有人認為,這「富豪榜」在一定程度上誤導了社會公眾的視線。

那麼,一所高校的開支能否代表學校的實力?公眾應該如何看待這份「大學富豪榜」?高校公佈預決算數據的背後,又有哪些信息公開的難點痛點值得關注?

富豪榜是對高校公佈財務信息的扭曲和誤讀

被瘋轉的「高校富豪榜」,數據來源是76所教育部直屬高校公佈的2014年決算報告。

榜單顯示私立能仁家商打工,清華大學、浙江大學、北京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4所高校年度決算數均超百億元,進入「百億俱樂部」。其中,清華大學以175.60億元的年度決算數位居「富豪榜」榜首,比榜單最後一名中央戲劇學院的年度決算數高出近40倍。

根據各校公佈的決算表,年度收入超過百億元的只有清華和浙大,大部分高校在50億元以下。在年度支出方面,清華以115.97億元成為唯一支出過百億的高校,北大以85.93億元位居第二,年度支出低於20億元的高校佔總數的一半以上。

此外,根據目前已公佈的73所教育部直屬高校2015年預算情況來看,超過百億元的4所高校與決算情況一致。清華大學以174.95億元再次位居榜首,比排在第2位的北京大學141.60億元多出約33億元。總預算在20億~75億之間的高校共有45所,10億以下的僅有7所。

有分析認為,高校之間的貧富差距明顯。比如,985、211高校比較富有;東部高校比中西部高校更有錢;相比專門性大學,綜合性大學更佔優勢;以理工科為主的高校比以人文社科為特長的高校「錢袋子」更厚。

那麼,一所高校的收支情況能否代表學校的實力呢?僅憑收支情況就給高校貼上「高富帥」的標籤合適嗎?

廈門大學教育研究院院長劉海峰認為,學校經費的多少,往往跟它的實力有一定關係,但不是絕對關係。他說,一些小而美的學校,比如中央美術學院、中央戲劇學院,它們是培養精英的,經費排行排在後面,並不代表實力不行。

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看來,「高校富豪榜」是對高校公佈財務信息的扭曲和誤讀,「高校信息公開的本意在於接受社會輿論的監督,但有些機構卻把高校的財務信息單列出來,根據收支數額的多少來排富豪榜,這樣簡單地以收支數額來論學校的地位,會誤導財務信息的公開」。

他認為,高校的收支數額大小並不能完全反映一所學校的綜合實力,學校收入更多依賴於政府撥款,有「211、985」頭銜的高校獲得的政府撥款自然多,這與學校的辦學實力固然有關,但並不是一一對應的關係,「以收支情況對大學進行排名的做法,只會讓大學更關注資源『爭奪』,忽略辦學的根本」。

此外,熊丙奇提到,這種單純以收支多少來評定高校實力的做法,一定程度上使公眾忽視了隱藏在收支數額背後的更深層次的細節問題。他認為,公眾更應該關注經費的「用途」,而非經費本身。

高校經費從何而來,用向何處?

近年來,高校科研經費濫用等腐敗問題層出不窮。有專家認為,在網友感嘆高校「貧富」差距的背後,是高校預決算公佈的透明度不夠,以及高校的投入產出比問題。

去年7月,教育部研究制定了《高等學校信息公開事項清單》(以下簡稱清單),要求部屬高校在學校門戶網站開設信息公開專欄,於2014年10月底前,統一公佈清單上的各項內容。根據要求,高校必須在當年公開包含財務資產及收費信息等10個大類50條具體項目。

高校預決算就屬於《清單》中第三大類財務、資產及收費信息中要求公佈的兩個具體項目。

那麼,高校收入從哪裡來,又花在了什麼地方呢,投入與產出是不是成正比?

中國青年報記者通過採集決算收入和決算支出項目數據發現,從年度決算數50億元以上的17所部屬高校來看,事業收入、財政撥款收入和其他收入是高校最主要的收入來源。

其中,年度決算數排名前五的清華大學、浙江大學、北京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和復旦大學,最大的收入來源均是事業收入,其次是財政撥款收入。

在這17所高校中,事業收入佔總收入一半以上的高校僅有兩所,分別為清華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清華大學的事業收入總額66.05億元,佔比為53.45%,財政撥款收入佔比為31.05%。上海交通大學的事業收入總額41.57億元,佔比為51.54%,財政撥款收入佔比為29.43%。其他15所部屬高校中事業收入佔比維持在40%左右。

在其他收入中,清華大學的捐贈收入最高,達到3.96億元。這個數字約是浙江大學的16倍,華南理工大學的57倍。

而在決算支出方面,教育支出均是17所高校最大的支出項目。除清華大學,其餘16所高校的教育支出佔比均在90%以上,同濟大學的教育支出高達97.71%。

此外,清華大學在科學技術支出上花費不小,在統計中較為突出。清華5.7億元的科學技術支出均為另外16所高校科學技術支出的5倍左右。

年度收入減去年度支出可以得出高校年度盈餘數。從年度盈餘來看,浙大以38.15億元的年度盈餘高居榜首。中山大學、四川大學分別為13.46億元、 10.私立建臺高中打工19億元。

此外,記者在梳理76所部屬高校年度盈餘數據時發現,7所高校存在虧損情況。其中,5所為在京院校,分別是北京大學、北京林業大學、北京師範大學、中央戲劇學院和北京郵電大學。北京郵電大學虧損最多,為0.81億元。

華南理工大學副教授周雲認為,現在,大陸一流高校的辦學經費基本上可以跟台灣、香港和澳門看齊了,這是高水平大學的一個物質基礎。但現在的問題是私立開平餐飲打工,我們高校自產經費所佔比例比較小,整個社會對教學科研不是很滿意,這錢花得效率並不高。

「他們在教學科研方面的產出低了,本應該靠科研創新賺取的收入低了。」周雲解釋說,部屬高校每年從國家拿到的科研經費很高,但科研的產出、科技的創新、科研成果轉換這些方面的收入卻偏低,「從成果來講,從產業化來講,都不是很理想」。

「高校的收入來源在哪裡,是否是通過自身的努力,通過市場競爭去獲得這個收入?高校在達到這個收入之後,是否進行了合理的支出?是不是在重視教學、重視科研的情況下產生相應的效率支出?這才是我們真正應該關注的問題。」熊丙奇說。

高校財務信息公開夠透明嗎?

前不久,中國社會科學院公佈了115所重點高校2014信息公開情況調查報告,結果顯示,「財務信息」在五大衡量高校信息透明度指數中指標最低,僅為58.12分。「財務信息」一項低於及格線60分的高校有53所,遠多於其他指標的不及格高校數量。

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目前,高校財務信息公開的程度與國家政府部門5年前的水平相當。

教育工作者張海英認為,高校的財務信息公開還沒達到公眾理想中的透明度,「有些部屬高校都是副部級單位了,個人認為應該參照國家財政預算一樣進行公開,每一條都詳細註明」。

對此,熊丙奇認為,高校公佈的決算數據只有大類開支、沒有細目,略顯粗糙。只看開支,不掌握開支去向,在一定程度上會縱容高校亂花錢。

「從常識講,高校在信息公開方面都必須透明。我們不知道你把錢用在哪兒,也就無從進行監督。其實所有的財務信息公開是讓高校實現透明辦學、理順所有機制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把學校的收支搞清楚了,每一筆賬目都明晰了,學校才算實現現代治理。」熊丙奇說。

而在劉海峰看來,目前部屬高校的公開程度已經是一個大的跨越, 「高校畢竟不是企業,不是上市公司,公開要有個度。學校有學校的財務機密,這是不宜全部公開的,任何單位都是這樣的」。

高校財政信息公開之所以「粗線條」,周雲認為,這是因為政府財務公開是有相關法律法規作監督,而高校財務公開是教育部的行政命令,且沒有相應的處罰措施,所以高校財務信息公開不會積極主動。

熊丙奇說,信息公開的評價指標有三個:高校是不是按照所有信息公開的規定,公開了所有的項目;數據是源於第三方,還是完全由學校自己統計;高校信息公開的途徑以及是否願意讓公眾獲取信息。

用這樣的評價指標來看高校預決算信息公佈情況,熊丙奇認為要拿高分恐怕有點「懸」。

「從目前來看:第一,從是否按照所有信息公開規定公開所有項目來看,公眾獲取的信息實際上是很粗放的,這一塊給及格分。第二,我們在獲取數據方面,幾乎沒有第三方數據,基本都是高校內部統計的數據,這個我給他的分數基本上是不合格的。第三,至於公開之後,是不是讓所有公眾獲得了,這點我給合格分。」熊丙奇說。

高校信息公開的難點痛點如何解決?熊丙奇認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讓獨立的第三方進行高校審計。但在張海英看來,部委高校應該由國家審計署來主導審私立義民高中打工計,如果由單獨的一個社會機構來審計,權威性和可信度還是值得懷疑,未必客觀公正。